全文搜索
專家·視點
黃铨:中國沙棘系統研究的開拓者

时间:2020-10-19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文字:宋平 图片: 编辑:宋平

黄铨 1934年出生,北京市房山人。

1993年8月,黃铨在內蒙古磴口沙棘研究基地觀察引進的沙棘品種結果情況。

“深秋紅”的結果情況。

“桔大”與中國沙棘天然種果實大小的比較。

新疆乌苏市人民政府为在此市建设大面积沙棘生态林,于2005年设立的纪念碑。碑文记述了新疆大学生态研究所同仁和中国林科院黄铨研究員(中)所从事的工作。

1995年在內蒙古磴口建立的沙棘雜交種子園。

推薦詞

他心裏,事業最重,名利最輕。一生耕耘林業,一心研究沙棘。他就像自己親手選育出的沙棘新品種一樣,沒有荊棘枝刺,卻滿是碩果累累,默默地把根紮在了人迹罕至的無邊沙漠。開創中國沙棘系統研究,他是先行者,是“總向導”。

黃铨,長期從事沙棘遺傳改良的系統研究,是我國沙棘系統育種工作的開拓者。他爲我國沙棘育種、培育和推廣等工作作出了巨大貢獻。選育出的“無刺豐”“棕丘”“深秋紅”等多個新品種,不僅成爲沙漠地區老百姓脫貧致富的搖錢樹,更爲祖國的水土保持和防風固沙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其主持完成的“沙棘遺傳改良系統研究”于1998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揭榜挂帅 领衔中国沙棘良种选育

20世紀80年代中期,我國掀起對沙棘研究與開發利用的熱潮,各方都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開展研究。作爲國家級林業科研機構,中國林科院高度重視,決定組織一批權威專家領銜全國的沙棘研究力量。這一決策既是響應黨中央號召,集中力量辦大事,解決當時主攻方向不明、研究力量分散的現實需要,也是在國家重大科研項目中彰顯林業科研國家隊力量的需要。

時任中國林科院副院長的侯治溥認爲,沙棘研究與開發利用迫在眉睫。但是,當時全院並沒有沙棘研究方面的基礎和人才,形勢逼人。爲了救急,侯治溥找到了當時任林業研究所所長的黃铨,讓有著豐富林木遺傳育種學研究基礎的黃铨來負責組織有關沙棘的研究。自此,黃铨開始了沙棘遺傳改良研究工作。而且一幹就是近30年。

1986年,黃铨的工作轉入以研究沙棘爲主,開始牽頭抓總,並負責具體的項目實施和研究。項目爭取到了聯合國糧農組織和法國政府的資助,後又爭取到水利系統幾個部門的資助,一直得以延續開展。經過15年的系統研究,黃铨領銜的沙棘育種協作組摸清了中國沙棘的種群結構和變化規律,劃分了生態地理群,選擇了采種基地。與此同時,他們進行了4次全國性的優樹選擇,並做了子代測定,選育出了一批新品種和良種材料。他還在引進俄羅斯、蒙古、芬蘭等國沙棘良種的基礎上,通過實生後代的系統選擇和雜交育種等方法,選育出“深秋紅”“無刺豐”“華林1號”“棕丘”“白丘”“烏蘭沙林”“遼阜1號”等10多個沙棘新品種。這些品種具有果大、無刺或少刺、高産等特性,果實大小較天然種提高4倍以上,單位面積年産果量提高了10余倍。在優良生態特性的基礎上,大幅度提高了其經濟效益。每畝地的年産果量有些高達1噸以上,條件具備時,甚至可達1.5噸。

在對沙棘進行研究的過程中,黃铨格外仔細認真。爲了全面掌握沙棘在中國的分布和結構,他不惜時間和成本,做到沙棘天然林分布區代表性標准樣地全覆蓋,調查總株數達22651株;爲了驗證調查結果的可靠性,他帶領團隊在全國19個沙棘産地采集種子,在11個省(區)設置13個試驗點作産地比較試驗,探尋不同産地的性狀特征及其適應環境的能力;爲了優中選優,他曆經4年篩選出優樹368株,再進行子代測定來驗明真僞……黃铨說,育種工作馬虎不得,是不是良種,影響林農收益的可不是一年兩年的事。

1995年,“沙棘遺傳改良系統研究”工作通過鑒定,得到了林業部(現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以及社會的廣泛肯定和認可。1997年1月,林業部授予“沙棘遺傳改良系統研究”的研究成果爲林業部科技進步獎一等獎。1998年10月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科学顾问 推广中国沙棘良种应用

源于林木遺傳育種學的教學和研究基礎,黃铨從一開始接觸沙棘這種植物,就表現出了異常的專業性,得到了有關主管部門的認可和業界同行的尊敬。

1985年5月,林業部造林司在山西省繁峙縣召開第一次全國沙棘工作會議,黃铨在會上做了重點發言。1986年9月,水利部、林業部、山西省政府在太原聯合召開第二次全國沙棘開發利用經驗交流會,黃铨在會上做了詳細報告,得到時任林業部副部長劉琨的高度贊許,並要求其在沙棘的研究與開發中,充分發揮作用,多作貢獻。

兩次會議上的發言,無疑是成功的,得到了各界的認可。黃铨坦言,自己學習林業學科的時間比較長,中專、大學、研究生階段都從不同角度接觸林業有關知識。而且,在北京林業大學從事教學工作的經曆,不僅讓自己積累了更多的專業知識,更學會了知識的融會貫通,敞開了思路,讓自己成爲這個領域的“行家裏手”。

正因如此,在開展沙棘系統研究的路上,黃铨還經常兼著另外一個身份——顧問。

從1988年開始,黃铨先後被黃河水利委員會沙棘開發領導小組、全國水資源與水土保持工作領導小組沙棘協調辦公室、遼甯省水利廳、遼甯省阜新市政府、甯夏回族自治區水利局、黑龍江省農科院、黑龍江省孫吳縣政府、新疆烏蘇市人民政府、河北神興集團有限公司、河北神興沙棘研究院、伊春恒宇沙棘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等多家單位聘爲顧問。同時,還有不少沒有聘書協議的口頭聘雇者,黃铨都樂此不疲地爲各地的沙棘研究與利用排憂解難。至于是否有專家服務費用,從來不在黃铨的考慮範圍之內。

20世紀末,國家啓動天然林保護工程項目。黑龍江省孫吳縣地處小興安嶺北麓,其所轄的森林資源被要求停止采伐,一時間靠著賣木頭掙錢的日子一去不複返。爲了發展經濟,當地政府決定走“沙棘立縣”的轉型路線,並找到了黃铨,請他擔任沙棘立縣項目的建設顧問,幫忙出點子、想辦法。

經過實地調查後,黃铨並沒有強力推薦政府和企業必須栽植自己選育出來的中國沙棘新品種,而是把自己選育的沙棘良種推介試種,並培訓當地的基層幹部,使其掌握栽培管理技術。經過小部分帶動,孫吳地區的林農嘗到了新品種的甜頭,很快自發種上了黃铨研發的新品種。爲了幫助孫吳的沙棘種植戶賣上好價錢,黃铨還給當地的企業牽線搭橋,吸引先進技術辦起了加工廠,進一步延長沙棘産業鏈。現如今,沙棘已成爲孫吳縣的一張新名片。

黃铨說:“顧問這個角色對于我有一種特別的意義,它是我了解實情的渠道,也是結識同行的機會。我在從事研究工作時,之所以能得到多方面支持,是與我的這種角色和身份分不開的。”

除了給各地當顧問、問診把脈,黃铨還從事多次全國性的沙棘研究技術培訓班的工作,親自擔任主講培訓師,把曾經的三尺講台搬到了田間地頭。

沙棘開發利用初期,原林業部委托中國林科院林業所舉辦了一次沙棘知識培訓班。黃铨既是組織者,也是主講人之一,面向林業系統有關人員,科學普及沙棘的相關知識。1989年3月,在陝西臨潼水利系統聯合舉辦的全國沙棘良種繁育研討班上,黃铨爲與會的10個省(區)60多位有關人員講解了4個半工作日的沙棘科學技術知識。1995年7月中旬,黃河水利委員會特邀黃铨在內蒙古磴口舉辦沙棘育種與栽培的培訓班,專業授課7天。正是這些培訓爲我國的沙棘事業培養了一大批技術人員和後繼力量。

舉辦培訓班的目的在于依托學員一起來解決問題。黃铨說,經過專業培訓,受訓的人可以領會國家發展沙棘的指示精神和規劃,也能第一時間掌握最新的育種栽培技術,並依靠大家形成星火燎原之勢,只有這樣,沙棘産業的發展規劃才能真正在全國落地生根,達到預期的目的。

2018年9月18日,已退休近20年的黃铨受邀參加第八屆國際沙棘協會大會,因其在沙棘研究與利用方面的卓越貢獻,大會授予黃铨“國際沙棘協會終身成就獎”榮譽。

生态脊梁 发挥沙棘防风固沙生态效益

“沙棘全身都是寶,防風固沙營養高。”黃铨說,用這句話形容沙棘一點都不過分,小小的沙棘爲何能得到水利部和原林業部兩大部委的重視,主要原因就在于沙棘不僅果實可用,還兼具水土保持的功效。

沙棘的生態價值受到重視,可以追溯到20世紀40年代。1946年,葉培忠教授在天水水土保持科學試驗站進行了沙棘植物籬的挂淤試驗,取得了重要成果。20世紀50年代,該站又進行了沙棘育苗和造林試驗。與此同時,在遼甯西部、山西北部等,也進行了沙棘水土保持林與防風固沙林的營造工作,均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黄铨说,沙棘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能够得到国家和全社会的广泛关注,重点是沙棘在水土保持和防风固沙方面的生态效益得到了社会的肯定。但它要是只有生态效益,社会参与的积极性就会大打折扣。科學研究归根结底还是要有问题意识,只有想农民之所想、急农民之所急,让种植沙棘的林农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我们的发展思路才会被群众接纳,才会可持续。

在談及自己研究的沙棘爲國家的生態效益作出了巨大貢獻時,黃铨並不想把功勞攬在自己身上。他說:“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以及能做的,至于功勞應該屬于大家。”

沙棘遺傳改良系統研究,從育種的角度篩選出了一大批林農喜愛的新品種。對這些品種的特性,黃铨如數家珍:“無刺豐”最大的特點是沒有刺,采收的時候更加方便高效,而且果實高産;“紅霞”品種的果實大,維生素C等營養含量高,但還是因爲有刺,推廣上不及“無刺豐”;“深秋紅”這一品種大大延長了果實的采摘期,緩解了林農的采收時間壓力和成本,在生産中得到林農們的追捧……

正是生産上有了這些新品種的推廣應用,提高了林農種植沙棘的積極性,防風固沙的生態效益也就隨之而來。黃铨強調,要想讓沙棘這一資源達到生態效益好、經濟效益高,而且可持續,需要綜合考慮良種、育苗、造林、經營等一系列問題。

看著先生整理出來的照片,以及收藏的沙棘根系,我們看到,一位八旬老人從未離開過自己的“崗位”。

退休後的黃铨,仍傾力著書,總結自己20余年的研究成果,出版了《沙棘種植技術與開發利用》《沙棘研究》《沙棘育種與栽培》等專著,爲後來者繼續深入研究沙棘鋪路架橋。在中國老教授協會林業專業委員會主辦的通訊雜志上,我們時常看到黃铨老先生的作品,他時刻關注著中國沙棘事業的發展之路,並傾囊貢獻著自己的思考與智慧。(宋平/文圖)

爲您推薦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中国林业科學研究院  

京ICP備13018045號-1  

主办:中国林业科學研究院办公室